0

HIRED 2.0

刚刚签了Google的offer。

一年前的我根本无法想象现在我收到了Google的offer。

去年求职的时候,在求职论坛上看见大家在讨论FLAG(脸书领英亚马逊谷歌)的面试如何如何、offer如何如何、到底该去哪一家——这一切在我眼里大概就是 “清华和北大我该去哪一家”一样遥不可及。包括拿到Epic的实习offer时,我也没觉得自己最后能进FLAG的其中一家(除了亚马逊,大概)。毕竟当时Epic的在线测试比较简单、时间也比较宽裕,on-site连算法题都没有。别说刷leetcode了,基本属于0准备,然后就这么划水划进去了。可能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已经懒到题都不刷,渐渐地,就把自己的定位设置成“毕业后能进Epic级别的公司就好了”。

但是,实习过后2个月,Epic理都没理我。

于是我开始投简历,然而简历纷纷石沉大海……我慌了。在这一堆简历之中,只有第一家投的Google,和第二家投的Bloomberg联系了我。为了抓住仅剩的两根稻草,我进入无限刷题模式。过了两家的电面,然后分别先后去了Bloomberg和Google的onsite面试。

去Bloomberg的时候,我仍然觉得Google是遥不可及的,于是把全部赌注(心理的期望)都压在了B家。面完一周之后,HR通知挂掉了,我更慌了。此时Google是剩下的最后一根稻草。一天左右的失落后,我又返回了刷题模式。不是因为突然找到了信心,而是我意识到,我快失业了,情况不会变得更糟糕了。哪怕通过的几率很低,刷题带来的提升不算很大,总比停留在难过之中要好。

一周之后,面Google当天,我其实觉得心上没什么负担,本身期望就是打一打酱油,所剩的一点紧张全被在陌生的城市开车的过程中消耗掉了。整体面试过程是轻松且愉快的——不是因为面试官和蔼可亲,而是因为面试题很简单……或者说我都会。面完之后,我不由自主的感觉到应该有戏……至少不会在Hiring Committee之前被拒掉。

好吧,其实最后一轮的白人小哥一点也不和蔼可亲,面试题还超难,我100%确定给出的答案不是最好的答案。这也是为什么我回到学校后依旧是忐忑不安的。一周的忐忑不安后,HR打电话通知过了Hiring Committee。她说,Hiring Committee觉得excited,我告诉她我也很excited,我没告诉她的是我们又默默续了两秒。她说offer大概下周就能出来,接下来就是走个流程,让SVP签字,就好了。没什么可担心的。但是网上说SVP大概还是有1%的几率不签字,于是我担心了一周半后,终于终于终于,避免了失业的命运,收到了Offer。

现在来看,我当初觉得自己进不了FLAG的观点是不是错误的呢?说是,没错,因为我最后进了Google;说不是,也没错,因为从我看到的面经来讲,如果换两道题,那么我还是有可能进不去Google的,而其他家根本没理我。

所以我觉得讨论当初的观点可能没什么意思。今年的Job hunting是困难的,Twitter裁员,各大家缩招——然而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最后我能进Google的因素。如果大家都扩招的话,我肯定将更多的时间花在应对希望比较大的公司上面,导致没法绝地反击,进Google。人都是随机应变的,然而“机”又不是我们能控制的。无论为自己制定了怎样的长远目标,最后可能都逃不过“机”的影响。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针对境遇不断改变计划,最后不要让自己后悔就好。

 

 

附录:我向不和蔼的白人小哥问的问题和他的答案(原文是英文)

我:您在谷歌都干什么工作呢?

他:安卓。

……

★太空飞鸽★

不知名单身青年音游狗。 Purdue University '16, Computer Science. Googler @ Mountain View, California.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